Copyright©2018 版权归属 山东泰山体育工程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南 鲁ICP备12018244号-1  在线留言

|
新闻详情

从炕头作坊到奥运会最大器材供应商——泰山体育传奇(下)

新华社北京8月2日电题:从炕头作坊到奥运会最大器材供应商——泰山体育传奇(下)

  新华社记者马邦杰、许基仁

  国际体联主席一只手就举起了碳纤维吊环架子

  让卞志良更骄傲的是:泰山体育的研发团队投入上百人、资金近亿元,经过上千次的实验,开发出一种性能全面达到航空级别的碳纤维材料,成本只有同类航空级别材料的四分之一。泰山体育用这种材料生产顶级比赛自行车,得到了三项国际认证,并为中国队提供装备,供国家队选手在里约奥运会的训练和比赛中使用。

  “这种顶级赛车以前中国生产不了,外商卖给我们的特别贵,附加值太高。”卞志良说,“我们泰山体育解决了这个难题,填补了国内一项空白。外国人能做到的,我们中国人也一定能。”

  在泰山体育的自行车生产车间,记者看到一条完整的国内领先的高标准碳纤维自行车检测线。从一个带窗户的铁盒子里传出单调重复的机械敲击声,那是自行车车架在进行疲劳测试。国际自行车联合会规定的标准是10万次——车架经过10万次敲打后不能断裂,泰山体育自行车的标准是12.5-15万次。另外,由于原材料和人力成本低,他们的自行车售价大大低于同品质的国际赛车。

  泰山体育还用碳纤维材料生产出了新型体操器材。国际体联主席渡边守成来此访问期间,见识了这些器材。他举起一个吊环架子,满脸惊讶。“那么大一个架子,差不多要8米多高。传统材料制作的,安装就至少需要七八个人。而泰山体育用碳纤维制造的架子,渡边一个人就举起来了。”中国体操协会主席、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缪仲一说。

  今年4月下旬,在雅加达举行的亚洲青少年体操锦标赛上全部使用泰山体育器材。缪仲一是大赛男子技术委员会主席。他说,比赛中没有发生任何器材事故,大家对器材反映非常好。“泰山体育的服务团队也表现出了很高的服务水准,比赛一出现空隙,他们马上去检查器材,并及时调试,很专业。”

  泰山体育生产的一些产品,不但质量突破国际标准,而且价格低,物美价廉,因而这些产品标准被认定为新的国际标准,更受市场欢迎。“同样是赶路,如果有汽车,大家肯定不会去开拖拉机。”卞志良说。

  “如果没有核心技术,就要沦为人家的附属”

  今年8月份举行的雅加达亚运会、10月份举行的多哈世界体操锦标赛也都将使用泰山体育的器材。之前,这里是欧美品牌的天下,对手自然不愿拱手让出占据多年的市场。于是,曾有竞争对手致信国际体联指控泰山体育产品环保不达标。面对质疑,泰山体育用西方人习惯的方式予以回应。他们把自己和对方的器材进行公开检测,公布数据,结果发现对方的器材不合格,而泰山体育产品优于行业标准。质疑立刻销声匿迹。

  一个农民能够带领民营企业超越西方百年老店,制定国际标准,信心十足地占据国际顶端市场,得益于他们的专注和拥有核心技术。

  上世纪中期,日本著名管理学大师大前研一在考察中国经济后曾说:“中国的机会太多,以至于中国的企业家很难专注于某个领域,并在该领域做出卓越的成绩。但专注是赚钱的唯一途径……进入一个行业,专业化,然后全球化,这才是赚钱的唯一途径。”

  有评论认为:“中国制造业那些著名的大公司少有完整的核心技术,这成为阻碍它们参与全球竞争的最大困难,也是它们最终无法成为世界级大公司的根本原因。”

  专注,深耕,是卞志良的一大特点。拥有核心技术,是泰山体育的法宝。

  乐陵泰山体育厂区内有座白色的五层小楼,上面竖着“国家体育用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体育用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山东)竞技体育产品检测实验室”“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四个醒目的大牌子。楼不高,头衔个个不俗。这是泰山体育的研发中心。好客的卞志良从不带客人去第三层,那里藏着泰山体育的核心技术秘密。现在泰山体育专职兼职科研人员有近千人,在深圳常设一个三百多人的科研团队。卞志良透露,最近十年泰山体育科研投入达12亿元。

  高端竞技体育器材市场的竞争,隐秘而又激烈,比拼的是核心技术和高端科技人才。卞志良自己不懂科研,但他求贤若渴,礼贤下士,善于将将。比如,为了研发新型碳纤维材料,他遍访全国探寻人才,三顾茅庐把已经退休的国内顶级专家龙国荣请出了山。

  “我们多次登门力邀,终于把老人请过来了。老人来了之后,我们盖了专家楼,搞了测试中心,也请来其他一些专家。”卞志良说,“我们虽然是个民营企业,但科研人员要什么报酬,咱给什么报酬。你搞好你的科研,别的不用操心,我们全力提供后勤保障。另外,我们和世界很多知名大学等科研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别看我在乐陵,但我用的是全球人才。”

  中国体育用品业联合会秘书长罗杰认为,泰山体育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取得了成功,表明科技创新对于中国企业至关重要。他说:“以前我们很多企业都以加工为主,现在逐步认识到,如果不去创新,如果没有核心技术,就要沦为人家的附属。”

  泰山体育的成功凸显着三个鲜明烙印:时代烙印——改革开放为卞志良创业提供了大好舞台;个人烙印——卞志良不屈不挠、专注拼搏的精神是企业前进的关键,企业家的眼界和素质往往决定了一家企业的兴衰;行业烙印——泰山体育一直做高端竞技体育器材,为高水平专业队提供服务,注定他们要走独特的、不断创新的高品质道路。

  “平时我绝对不是个创新的人,我是个很守旧的人。”卞志良说,“可在高端体育器材制造行业,没有创新,就没有话语权,只能跟着外国人走,要受制于人。”

  英国诗人王尔德曾说:傻瓜创造了世界,聪明人不得不生活其中。卞志良经常说自己是个执着的“傻子”,不知变通,一个行业固守了40年。他“傻傻”的执着,成就了一个制定国际标准的中国大企业。

  “这是最好的时代,最好的机遇”

  泰山体育一直服务高端市场,因而在国际奥委会两任主席罗格和巴赫以及众多国际体坛掌门人那里声名颇佳,营销服务网络遍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在国内普通百姓这里却籍籍无名,知之者甚少。卞志良戏称:“泰山体育在国外比在中国有名,在中国比在山东有名,在山东比在德州有名。”墙里开花墙外香。

  卞志良说,这是劣币驱逐良币造成的结果。“国内市场过去缺乏标准,低劣产品很多,我们的产品都有品质保证的,在价格上就没优势。我们被迫只能向国外发展。老外那里讲究标准和质量,只要你通过标准,质量好,他们就认可你。”

  美人如花隔云端。在国内大众市场无法落地,一度让泰山体育颇感尴尬。

  新时代,泰山体育迎来最好的转机。在全民健身成为国家战略,“健康中国”成为时代强音之际,“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民小康”已深入人心。卞志良说:“我们正发愁如何在国内市场落地的时候,政府给我们送来了最好的春风,2014年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大力发展体育产业,为我们创造了广阔的市场空间。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提出‘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又为我们进军冬季运动产品市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良机。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最好的机遇。”

  北京冬奥会筹办热度渐涨,泰山体育也继北京亚运会、北京奥运会之后迎来了企业发展的第三个战略突破口。泰山体育开始战略转型,利用自己的品牌和技术优势研发那些便于大众健身尤其是冰雪健身的产品,直接服务民众。泰山体育工程公司参与服务过全运会比赛场地的铺设,并在今年参与起草了校园塑胶跑道的国家标准。他们最近一年为两百多个德州学校铺设了塑胶跑道。“那里的孩子不用担心‘毒跑道’危害。”卞志良说,“早在2008年我就呼吁建造环保校园,杜绝粗制滥造的东西进入校园,毒害我们的孩子。”

  泰山体育还打出了“奥运品质,全民共享”的口号,大规模投资全民健身器材生产,针对城市层面健身设施不足的问题,研发出成熟的“智能健身设备”。2018年7月,由泰山体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深圳泰山体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联合研发的《体质健康监测与科学健身指导智能设备的研发与应用》获得2018年中国体育科学学会科学技术一等奖,是中国体育界含金量最高的科学技术奖。

  他们的科研团队经过18个月的努力,制造出不受温度影响的人工冰雪产品,使冰雪爱好者一年四季都能“滑雪”。泰山体育第一家用人工冰雪产品装备起来的俱乐部——“三翼冰雪俱乐部”已在济南开张。卞志良他们正在全国范围内开设冰雪俱乐部,助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宏大目标。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即将六十岁的卞志良为泰山体育设定的“十三五”目标是:实现产值、品牌“双千亿元”。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四十年来,泰山体育搭乘改革开放的快车,从一个做垫子的农民炕头作坊,发展为拥有六千多个品种产品、五千多名职工的国际知名品牌,实现了令人赞叹的历史飞跃。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泰山体育的今天。企业能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卞志良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不时重复着这句话。(参与记者:李博闻、罗博、吴书光)